您好,欢迎来到桂林中学主页!

bngz_p
当前位置:首页 > 校情总览 > 百年桂中 >
d文章排行x2
xx
 

[图说]鲜为人知的桂中老校友(上)

[日期:2018-03-23 10:45] 来源:桂林中学1988届高49班 作者:尹文军

 [图说]鲜为人知的桂中老校友(上)
作者:尹文军    届次:1988届    班级:高49班
工作单位:桂林市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
 
      桂林中学前身为桂林府中学堂、广西省立第三中学,建校历史悠久,培育人才众多。据不完全统计,桂中培养的学生超过五万人,不少人成为国家栋梁,如我们大家熟知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高能物理专家李林,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中国科学院院士雷啸霖,中国科学院院士童庆禧等,这些科技精英的事迹,在桂林中学校史馆、官网及各种校志都有详细记载,不再赘言。然而,桂林中学始建至今110多年的岁月中,由于桂林历经多次战乱及运动、原始资料档案佚散、本人更改名字等原因,仍有一些杰出甚至可称国之脊梁的桂中早期校友,被湮没在厚厚的校史之中,鲜为人知。
     我在多年文物工作中,陆续发现了一些线索,特别是几年前主持编写《桂林墓志碑文》一书,接触、收集到很多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墓志碑文中的史实,往往是由近亲属提供,官方或者名人撰写,具有较高的可信度。有些校友在桂中就读的履历,在墓志碑文中就有体现,有些出自市志、党史或本人回忆录等权威史料,而有些则比较含糊,需要更多的佐证。
     在搜寻和考证的过程中,一页页民国文献,一幅幅历史照片,犹如一部老纪录片一样,将这些老校友的风骨和事迹呈现在眼前,深深地打动了我,我相信也会打动每一个人。这里我遴选了六位主角,分上下两集讲述他们的故事。现在就让我们拂掉历史的尘埃,请这些上世纪前叶的老校友们,按年代的顺序,一一回归母校的怀抱。
 
                               00年代:白鹏飞
     白鹏飞(1889-1948),桂林人,中国现代行政法学家和法律教育家,著名民主人士,是出自清代桂林中学的知名校友。毕业于日本帝国大学法学部,回国后先后在北平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多所大学任教,“北方法学于斯为盛,君之力也”。1938年出任广西大学校长。治学严谨,著述颇丰,有《法学通论》《行政法总论》《行政法大纲》等十余种。1940起任国民政府中央监察院监察员,兼广西风纪巡察团委员。刚直不阿,正气凛然,有“白青天”之誉。据其儿子白璧回忆,白曾面斥白崇禧,称其“自吹战功,自欺欺人,不配做广西人”;皖南事变后,白鹏飞曾上书蒋介石,要求蒋罪己下台,白氏风骨可窥一斑。
    白鹏飞去世后,李宗仁、白崇禧、黄旭初、张发奎等皆致吊唁,蒋介石亦签发总统令,“悼惜良深,应予明令表扬。”
     白鹏飞墓位于桂林市七星区普陀山北麓,为桂林市文物保护单位,墓前立有谢和赓题“学人楷模,高风亮节”碑。墓后镶嵌沈尹默撰写的墓志铭,白鹏飞的生平事迹在墓志铭中所述甚详,兹录于下。
     白君经天墓志铭
     吴兴沈尹默撰并书
     君讳鹏飞,字经天,姓白氏。上世家江南之苏州,自明迁居于广西之桂林,已历十有三代,今遂为广西人。君之父小冠公,曾权知上思,举君于州署。生三岁而孤,廉吏之胤,艰窘于窭人子,赖其母罗太夫人劬劳覆育,得以成立。稍长,即就肆习艺,博微赀已赡家用。顾君有远志,居恒于邑,不欲老市井中,太夫人廉得其情,时给笔札鼓舞之,使习文字,君益发愤读书。尝游学桂平数岁,与之友者,咸服其学行。值清季失政,天下哗然思变。桂林,西南一大都会也。风气所扇,党人竞相与结社兴学,以鼓吹革命。君渐濡日久,慨然欲竭己力效时用,会蔡公松坡创办陆军测量学校,君遂由桂林中学堂转入肄业。初入伍,即翦去辫发以示志,蔡公嘉之,誉为诸生楷式。既而于同舍生龃龉,不直彼等所为,忿然离去。归即键户研诵,处境沵苦,往往饥不得食,但以菱芡充腹,其志愈益坚定。久之始获助,得毕业于两广高等工业学校。继又考取东赴日本国留学,初习兽医,不就去,学农又不就,乃改攻政治科,卒得东京帝国大学法学士学位。自民国初元东渡,至十一年始归国,南北各大学争相延揽,以为诸生师。君诲人不倦,名籍甚于教授间。二十年余为北平大学校长,约君出长法学院,廿三年商学院并入,易名法商学院。君久治理教化,得展其所能,学风丕变,乐事研习,北方法学于斯为盛,君之力也。尔时誉之者日众,而忌之者亦日深。盖君性坦直,广结纳,人惟其才,无党派之见,乃致当政之疑,群思挤君,君亦无留意。廿七年应聘长广西大学,规画尽瘁一如其在法学院时,逾年引退。廿九年任国民政府监察院监察委员,纠弹一无避忌,顾荆棘塞途,虽果勇如君者,亦不能无牵衣窘步之感。三十七年春,政府改组,君亦去职。迨是年六月十八日而即世,春秋六十有三。君躯干短小,兼素有羸疾,而神气奕奕,乃足以凌壮夫,遨游于巨室大人间,揖让进退无有慢之者。尝患剧热,人所不能堪,而君出门治事,振作如平时。十余年来,友好相语,每以君过勤劳,恐不获年为忧,今幸非短折,顾犹未能竟其志。山河辽阔,人物渺然,可胜叹哉!平生著述,行世者十余种。君有二兄未用世。夫人杭州沈氏,其名兰宾,安贫婉顺,有助于君,生子男四,曰璧,曰眉,曰琦,曰骢。女四,曰琬,曰琼,曰捷,曰凯。君厝在桂林南门外将军桥凉水井岭之阳。卜葬有日,夫人以余为知君者,抵书请铭。铭曰:少砺节操,老而不渝。贞固干事,立彼懦夫。君之所有,今也则无。铭石诏后,式此幽居。
 
在校依据及时间考证:
     白鹏飞是一代名人,其人其事在民国文献中记载甚多。《国闻周报》1934年第11卷第5期《时人汇志》一栏中介绍白鹏飞“桂林中学、广西陆军测绘学堂及两广高等工业学堂应用化学科毕业”;
    《天文台》1937年第50期载白鹏飞在广西大学的演讲《我的生平》,有“未几,旋回桂考入桂林中学”句;
     沈尹默撰白君经天墓志铭》有“君遂由桂林中学堂转入肄业”句;
    《学艺通讯》1948年第15卷第3期刊登《白故理事鹏飞传略》中,有“光绪三十二年,回里肄业桂林中学堂”句。
     综上,白鹏飞在桂林中学准确的入学时间是1906年,就读班级为中学堂乙班。
 
                              10年代:秦霖
      秦霖(1900—1937),桂林人。抗战全面爆发后,任第7军171师511旅少将旅长,奉命率部奔赴淞沪战场。1937年10月23日秦霖冒着日军猛烈炮火到老人桥前线阵地指挥战斗,不幸为敌击中,以身殉国。“国民政府明令褒扬,追赠中将,并将死事宣付国史馆,入祀忠烈祠,桂林忠烈祠祀抗战阵亡将士二百余人,霖位居首”(《桂林文献委员会会刊·秦霖列传》)。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追认秦霖为革命烈士,毛泽东亲笔签发证书。2014年9月1日,国家民政部公布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秦霖名列其中
    秦霖在战场中尸骸无存,其兄及民国政府在罗汉山下(今园林植物园内)为秦霖修建了衣冠墓并立纪念碑,1984年,秦霖纪念碑公布为桂林市文物保护单位。墓碑基座四周刻有黄蓟撰写的碑文,对秦霖生平事迹所述甚详,兹录于下。
    秦故旅长霖生平事迹及殉职概略
    秦故旅长霖,字沛然,原名同观,字松涛,桂林丁字村人。幼年颖悟,迥异常童。蓟前长省立模范小学校时,沛然为本校高材生。及长,益怀壮志,以吾国外患日亟,惕然忧之,乃考习军旅。民八年卒业于广西陆军讲武堂。时值国内群雄崛起,日事内战。君耻之,不就军职,专任部队教官,以期训练军事干部人才。迨十三年,李公宗仁、黄公绍竑返桂执政,遂投李、黄二公麾下。历任参谋、连长等职。斯时,桂政觕定,群盗如毛,奉命清剿,迭奏肤功。十四年驱滇倒沈,均着勋绩。十五年北伐军兴,李、白总、副司令成立第七军,奉委为营长,督队北上,临阵莫不身先士卒。长沙、渌口及拓皋、九龙门台、蚌埠、南京、龙潭诸役,战功灿然,时邀懋赏。屡负重伤,两入医院,伤未及愈,即出院服役,其不惜身命,杀敌致果,已可概见。其尤足纪者,十八年宜昌护党之役,厥功更不可泯。尔时党内派别分歧,国势垂危。诸部之分驻湘、鄂者。多被煽惑背叛。君独不为所动,备历艰难,毅然统帅率部及他部来归者枪千余枝,入鹤峰、武峰诸属屯驻。该地□□□□斥,闾阎如在水火之中,鹤属耆老均迎请坐镇,以维治安。君亦不惮辛劳,力予除暴安良,居民乃得安居乐业,迄今犹怀感念。其效忠党国,爱护地方有如此者。旋奉命返桂,遂将武器移交鹤、武两属为改编民团之用,单骑旋邕,调总部行营参谋,复调教导团团附。勤慎奋勉,克尽厥职,益为长官器重。二十一年委充为七二团第一营营长,奉令赴东兰督征。该县赤化已历数年,地方受害非浅。君剿抚兼施,不数月而匪患悉平。二十二年,功升五六团团长。翌年,□□由湘过境,有窜桂势。复奉命督队,赴黔边防堵,步步为营,严阵以待,敌避不敢犯,卒未窜扰入境。驻黔独山二年,有事则预为防卫,无事则加勤训练,治军严明,不足多者。奉令班师之日,各地开欢送会,赠匾额者络绎不绝,居民歌颂不衰。概自“一二·八”以来,倭祸日深。惧昔所学不足以应付来日大战,迭辞军职,拟投考陆大,藉谋深造。讵长官以用才孔急,靳而不予。经再四请求,始于二十五年冬卸团长职,入中央军校第六分校高级班肄业。不料入校未久,卢沟桥事变猝发,“八一三”沪战继起。本省为出师抵战,选择将才,授以五一一旅旅长。奉命之日,致书于其兄焰曰:“暴日实行大陆政策,藐视我国家,侵略我土地。弟奉命北上杀敌,此我军人为国牺牲千载一时之机会。嗣后家事盼兄继持,国事弟当勉力。”乃兄得书,知君抱捐躯报国之志,由八步遄归,图谋一面。乃甫抵桂,而征军已上道矣。军行抵湘、抵徐、抵连云港,均有书寄还,惟谈军中情况,不及私事。自连云港出发后,音信遂杳,至十月下旬,港邕各报竞载君于南翔一役抗战殉职凶耗。但各报所载事实殊不一致。后接旅部邹参谋趣民自前方寄来函报,始悉底蕴,爰节录于下,以志忠烈:“旅部于十月十六日,由连云港墟沟出发,经徐州、南京等地,于二十日午后十一时到达南翔前线。当晚即在车站右翼之徐家宅宿营。翌日,旅座亲向师部取得联络后,奉命于午后十时许,率谭团前进,至老人桥第二防线,为预备队。深夜接防,阵地不明。旅部则位于宗家宅近旁。二十二日晨,敌向我军进攻。我军第一线高仰如旅所属之秦、张两团及罗活旅所属之沈团,由第一线撤退。各该团团、营长均受伤,干部几尽,仅余散兵数百名。旅座奉师长命,将秦、张两团散兵收容,押进至第一线抵抗。并收容沈团散兵二百名,着我旅谭团指挥。入夜时,接替罗旅防线,夜深黑暗,阵地亦不甚明暸。二十三日晨,敌向我第二线进攻。飞机、大炮密集射击,旅部弹如雨下。谭团死力固守阵地,敌不得逞。至十二时,谭团第一、二营长吕汉、唐朝纲相继阵亡,第三营长叶浩森负伤。我旅颜团长亦负伤,营长陈经楷阵亡。我旅两团官兵,至此寥寥无几。午后一时,敌战车迫近旅部,空袭炮击,异常猛烈。此时,各团电话均被炸毁,顿失联络。加之兵力薄弱,危急万状。旅座誓与阵地共存亡,坚守不退。师部仅派特务连二排增援,特务到时,旅座离指挥所,亲率各排及旅部官兵,一共涉水渡河,进至老人桥头,用望远镜观察敌情,并饬令机枪不得更换阵地。敌人机枪、大炮猛烈向我攻击。群请稍避,旅座拒之曰:‘军人持干戈以卫国家,临难岂可苟免耶?’乃与唐参谋并立桥头,传令长赵越立于后。旅座与唐参谋均身中数弹,赵越亦身负重伤,不能相救。旅座垂危犹大呼:‘我负祖国!我负蒋委员长!我负李、白两总座!’连呼:‘杀、杀、杀!’者三。遗骸为炮弹命中,血肉横飞,粉身碎骨。趣民、赵越实皆亲见。迨午后十二时,与谭团长收容散兵,趣民亲率特务排士兵一班至老人桥头搜索旅座、唐参谋遗骸,遍觅不获。此乃南翔战役之经过及旅座殉难之情形也。”
   呜呼!据邹君函报,沛然死难情状,直可惊天地、泣鬼神,方之古人亦何多让?可谓忠勇壮烈矣!惟国仇未报,身竟先殉,纵使捣麝为尘,其奈归元无日。国人闻之,罔不痛悼!蓟与沛然昆仲为总角交,于沛然兼有师友之谊,于其身世及死难忠烈知之较详。其兄焰鸰原痛切,具君衣冠而葬之。以表墓之文相属,义何可辞。爰据事实,书其概略如此,着以昭示后世,而备修国史者之采择焉。按:君生于清光绪二十六年七月十八日未时,战殁于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未时,春秋三十有八。祖父讳汝霖,字小游,逊清副榜,云南候补知县。祖母于氏。父讳榕荫、字墨林,清邑庠生。嫡母熊氏,生母石氏。有同胞兄弟七人:长兄锡玖,游幕早逝;次兄云章,服务电政;三兄焰,清优增生,肆业广西大学,广东任用县知事;四兄锡章,习商,为匪劫杀;六弟雷,南通大学毕业;七弟亦观,亦服务电政。遗妻二,一胡氏,一高氏。子二,长光华,能承父志,毕业中央军校第六分校,现充特务团连长;次光国,毕业省立中学,现仍就学,亦可世其业。
      中华民国二十八年元月吉日立。
      毅先黄蓟谨志。
 
在校依据及时间考证:
     秦霖在桂林中学就读的经历,其墓碑铭文并未提及。国民党党史史料编纂委员会藏《廖磊等史迹册》中有“秦霖”条目,言其“广西省立两级模范小学暨桂林旧制中学毕业”。在民国三十八年第三期《桂林文献委员会会刊》中有《秦霖列传》,言“霖幼聪颖,在桂中毕业后,入广西陆军讲武堂。”秦霖长子秦光华回忆父亲时曾提到:“在桂中读书成绩优异,毕业后……”无论是官方还是近亲属,都肯定秦霖是桂林中学毕业,当无疑义。
     至于秦霖在桂中就读时间,从黄蓟所撰碑文来看,秦霖曾是他任省立桂林模范小学校长时的的高材生,民国八年卒业于广西陆军讲武堂,那么秦霖的桂中生涯就在这两个时间节点的中间。按《桂林市志·人物志》中“黄蓟”条目,黄蓟于民国四年任桂林模范小学校长,而广西陆军讲武堂创办于民国八年,因此,秦霖在桂中就读的时间应该为1915-1919,所在班级为癸班。当时的中学学制采用旧制,为四年毕业(新制为三三制,六年毕业),这就跟多种资料中“桂林旧制中学毕业”、“考入广西陆军讲武堂第二期步兵科”等提法完全吻合了。
     20年代:谢铁民
       谢铁民,原名谢振武,桂林人,生于1905年5月5日。他六岁时便入广西省立桂林模范小学读书,聪敏好学。小学毕业后,考入广西甲种工业学校学习,后转入广西省立第三中学。他擅长诗文,深为该校校长李任仁先生器重。面对祖国灾难的日益深重,谢铁民深感悲愤,在校期间,他便积极投身于爱国民主运动,被选为该校学生会会长。在五四运动的洪流中,成为桂林学生运动的骨干。他积极组织学生走上街头,走进剧院,以演讲、演剧等宣传形式,揭露帝国主义欺辱蹂躏中国人民的罪行。谢铁民还与学生爱国会的同学组成纠察队,深夜到渡口对载有日货而进行偷渡的船只进行检查,有力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卖国奸商,提高了广大群众的爱国热情。
      1921年秋,他与李征凤等一批志同道合的青年,在桂林组成了新中国学社。学社“以结合同志、砥砺身心,研究学术、参加救国运动为主旨,以平等、博爱、互助、自由为信条”,把进步青年和失学青年组织在学社里,一面工作,一面学习,自食其力,并探索建立“新中国”的道路、方法和途径。为了介绍各种新思潮和交流社员的文艺作品,学社还创办了会刊,谢铁民常为会刊撰文。学社图书阅览室陈设的京、沪、粤等地的进步杂志和书籍, 大开了谢铁民的政治眼界。
     1921年冬,孙中山北伐将驻节桂林,谢铁民与李文钊、李征凤以学界代表的身份谒见孙中山。孙中山热情地接见了他们,并为新中国学社捐了款。面对热血方刚的革命青年,孙中山告诫他们:“研究学问不能死啃书本,如果专读死书,会变成人云亦云。真正的知识学问,要在躬行实践中才能得到,比如革命,如果自己不参加,无论如何是不能深切体会什么是革命的。”接着,孙中山又教导他们:“你们想研究社会主义学说,最好先从研究俄国革命起。”孙中山的谆谆教诲,使他从纷繁复杂的各种主义中对苏联革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从而坚定了自己投身革命的信念。
     1924年秋,谢铁民到广州求学。此时的广州,正是第一次大革命的策源地。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斗争,给谢铁民以极大的鼓舞。为寻求革命真理,1925年9月底,他入第五届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在学习期间,思想有了新的飞跃,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后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5年12月8日,谢铁民从农民运动讲习所毕业,以中国国民党中央农民部农运特派员的身份被派回广西梧州开展农民运动,组织农民协会,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1926年夏,中共党组织派谢铁民回到桂林,协助李征凤进行筹建中共桂林县支部的工作。谢铁民回到桂林后,利用国共合作的大好时机,积极开展党的工作。他先后担任了国民党桂林县党部干事、农民部长、宣传部长,并担任桂林《民国日报》、《革命周刊》和《教育日报》的编辑。他以报纸为阵地,积极撰文写诗,并翻译列宁小传和外国进步书刊,宣传革命思想,传播马列主义。对国家主义派的反动理论,他也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与此同时,他还亲自到街道、学校、工厂、农村进行宣传,发动群众,很快地把桂林近郊农民组织起来,成立了农民协会,并置于党的领导之下,打开了新局面,使桂林的革命形势得到了迅速发展。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不久,白色恐怖笼罩着桂林山城。当中共桂林县支部书记李征凤被捕后,谢铁民处境十分危险,在逆境中他仍坚持工作。当时家人极力劝说他离桂躲避,但他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对同志说:“做革命工作,只有斗争,决不畏缩。”同年7月11日,谢铁民不幸被捕。他虽陷囹固,但毫不畏惧, 仍充满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敌人多次对他进行利诱威胁,要他“自首”以“赎罪”,遭到他的严词拒绝。有一次,敌人深夜提审谢铁民,软硬兼施,审讯达一小时之久, 他始终一言不发。最后他理直气壮地说:“革命者早把生死置之度外,海可枯,石可烂,此志不可移。”说毕,昂首挺胸走回监狱。
      敌人无计可施,终于对谢铁民下毒手了。临刑前,他写了简短的遗书给他的父亲:“儿将就义,乞葬儿于普陀山前。并望兄弟有子女各继一人,以继遗志。今生不能奉养,来生当结草含环以报养育之恩。”    1927年10月14日,谢铁民在桂林丽泽门外英勇就义。
(以上摘自中共桂林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的《桂林党史网》,有删节)
     解放后,人民政府将其迁葬在尧山西麓。
 
在校依据及时间考证:
     由于谢铁民早在上世纪20年代就被国民党统治者杀害,能留下的档案材料少之又少,其生平事迹,多来自解放后其近亲属和李文钊等同志的回忆。他在桂林中学就读的经历,并无民国文献佐证,也无法查阅到原始档案,这段经历应以党史为准。
     至于谢铁民在校就读的具体时间,亦无资料详细提及,只能作大致推测。上文提到的“小学毕业后,考入广西甲种工业学校学习,后转入广西省立第三中学”是可以借用的线索,广西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是实业学校,与广西省立第三中学是不同的性质,正常情况下两者是不能互相转学的。1915年的民国《教育公报》1387号文中,拒绝了广西甲种农林学校的两位学生转学至广西省立第三中学,理由是“与普通中学性质不符”。谢铁民极可能是在甲种工业学校停办后,才转入广西省立第三中学的。据1946年李绍雄编《广西教育史料》,广西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于“民国十年后,经费无着,员生星散”,广西通志·教育志》说:“广西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等,均于民国九年前后停办”。
     综上,谢铁民在桂林中学就读的时间大致为1920-1924年,这与谢铁民1921年参加组建新中国学社、1923年任广西省立第三中学学生会会长等经历相吻合。
 
(待续)